一个特级教师的痛心诘问:深圳的应试教育为何愈演愈烈?

一个特级教师的痛心诘问——


 


深圳的应试教育为何愈演愈烈


杨先武


 


 我今天想就深圳教育谈一点自己的看法。我这里所说的深圳教育是指深圳的基础教育。关于深圳的高等教育,其发展之缓慢是人所共知的,也早就遭到诟病。但随着南方科技大学的诞生,已经迈开了改革创新的一大步,虽然前途未卜,但充满希望。那么,深圳的基础教育状况又如何呢?坦率地说,其严重的滞后同样与这座城市的地位很不相称。


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深圳教育理应与经济建设同步发展,走在全国的前列。但时至今日,深圳教育一直没有摆脱僵化的模式,只是在照搬内地的经验,按照内地的办学思路依样画葫芦。尽管深圳招揽了一大批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教师,汇集了众多的教坛精英,也有着其他地区难以企及的优越条件,但却至今推不出自己的“品牌”,也没有产生具有影响力的教育专家。尽管深圳最早被列为全国课改实验区,但轰轰烈烈一阵之后,又回到了课改之前的老路。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深圳教育缺乏生气和活力,我认为最主要的是教育思想未能更新,缺乏开拓精神,没有摆脱旧套路的勇气。


深圳是全国最早建立的经济特区。特区经济有其鲜明的特色,特区教育也应该有它自己的特色,应该在实施素质教育上探出一条新路。但恕我直言,深圳市不但弥漫着浓重的应试教育的氛围,而且这种应试教育有愈演愈烈之势。这种状况尤其严重地表现在高中学段,它与主管部门的导向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每年高考成绩揭晓,深圳都要进行全市范围内的排名,大到各区的本、专科录取率,小到各学校、各学科的考试成绩,甚至细化到每道题的得分情况。由于全市按高考成绩排座次,各区、各学校也相继跟进,除了用各种方式宣传本区、本校的高考“佳绩”,还按考分高低实施奖励。深圳的各大媒体也争先恐后地进行追踪报道。这样一来,区与区、校与校的竞争日趋激烈,并导致中考招生时互挖墙角,抢夺生源。为了在高考竞争中占据上风,不少学校便通过增加课时和作业量、节假日补课等方式加大备考力度,使得学生不堪重负。我们说过去资本家要获得高额利润,靠的是压榨劳动者的剩余价值。现在老师要拿到考试的高分,他就靠剥夺学生的剩余时间。因为这个最简单,也最管用。你去调查一下,现在高中生,尤其是高三的学生,他们每天的睡眠时间,绝大多数不到6个小时,有的到晚上12点多还要挑灯夜战,第二天早上还要上课,所以说学生是活得最累的。我非常同情学生,所以我从不参与这种剥夺。但是这要承担极大的风险,很可能使你平时的考试成绩不如别人。如果说这种考试没有关系到学生的命运,还可以容忍,但你的高考成绩若落在别人后面,那就是无法容忍的,所以我也是如履薄冰。但是作为一名特级教师,我还是坚持这样的原则,绝不给学生增加负担,绝不加班加点。但是我还要保证高考不能考差,因为它关系到学生的切身利益,也关系到学校的声誉。这种恶性竞争不仅导致高中教育价值观的异化和扭曲,而且使初中和小学学段的教育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可以说,深圳教育片面追求升学率的现象已经超过了内地,甚至比内地还内地(现在内地许多城市已不再进行高考成绩排名)。


国家教育部早就出台了相关规定,严令禁止高考升学率排名。20094,教育部又在《关于当前加强中小学管理规范办学行为的指导意见》中明确规定:“坚决禁止下达升学指标和简单用升学率奖惩教育工作的做法,形成有利于推进素质教育的工作机制。”“不以升学率对学校排队,不以考试成绩对学生排名。加强高考信息管理,制止对高考成绩的各种炒作。”显然,深圳市的做法是与上述规定背道而驰的。如果不改变这种状况,深圳教育不可能健康发展,更不可能形成自己的特色。


对于片面追求升学率的倾向,许多人都表示强烈的不满,有些局外人也提出了各种很好的建议。前不久,出席全国政协第十一届四次会议的深圳市京基集团董事长陈华提交了一份提案,建议对目前的高考实行社会化改革,由独立的考试服务机构提供一系列高考组织工作,凡是取得高中毕业文凭的人员均可直接通过考试服务机构报名参加高考。他在提案中呼吁,作为国家教育改革示范区的深圳可以争取做先行先试的试点城市。


对于这一提案,我相信很多人都会举双手赞成。要从根本上改变片面追求升学率的现象,必须进行高考制度的改革,而实行教考分离便是一项有效的举措。目前,国际上的发达国家已经普遍实行教考分离,这样不但有利于高校选拔创新型人才,也给中小学基础教育创造了较为宽松的育人环境。若将高考报名转向社会,所有考生不再由学校负责高考报名工作,彻底取消原来高考准考证号中的学校代码等相关信息,同时,将高考成绩、录取通知书等直接送到考生手中,就会使学校和教育主管部门无法获取完整的统计数据,从而失去高考排名的基础。只有将高考升学率与学生原学校、教师彻底脱钩,才能把学校、教师真正从升学率和急功近利的教育环境中解放出来,将注意力转向每一个学生的发展,培养有涵养、有责任心、有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的适应现代化建设需要的人才,使基础教育真正回归到让学生快乐健康学习、快乐健康成长的轨道上来。


必须承认,实行教考分离在操作过程中存在诸多困难,但深圳市完全具备先行的条件。这一举措给深圳教育的健康发展提供了契机,它不仅有利于端正中小学的办学方向,减轻莘莘学子过重的课业负担,而且必将加快全市基础教育改革的步伐。在此,我们希望深圳市政府和教育主管部门能认真对待这个提案和陈代表的建议,尽快制定切实可行的实施方案。既然深圳高等教育的改革已经有所突破,那么基础教育的改革也应该迅速跟上。只要有南科大那种敢于“吃螃蟹”的勇气,就可以变设想为现实。即便条件不成熟,即便暂时还难以启动这项改革,也应该采取积极措施,迅速扭转应试教育愈演愈烈的倾向,而不能面对如此现状无所作为。


(注:本文是杨先武先生应邀在“南都公众论坛”发表的演讲,详见http://www.oeeee.com/a/20110330/979256.html)         


 


杨先武:语文特级教师, 曾荣获“湖北名师”称号,全国中语学会教学艺术研究会理事。从教以来,担任过初、高中各年级的语文教学工作,所代班级先后有10余人获得省级以上作文竞赛奖,曾应邀与余秋雨、陈忠实、余华、曹文轩、于漪等20多位著名作家、教授和名师共同参与第二届全球华人少年美文征文大赛命题。近20年来,已在《中国教育报》、《中国教师报》、《语文学习》、《语文教学通讯》、《中学语文教学》等省级以上报刊发表论文百余篇。其教学经验被收入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学语文名师教学艺术》一书。


 现供职于深圳市南山区北京师范大学南山附属学校高中部。

《一个特级教师的痛心诘问:深圳的应试教育为何愈演愈烈?》有6个想法

  1. 实行教考分离确实是解决应试教育的一种办法,但需要政府下决心,需要平和的社会环境。[quote][b]以下为佼佼的回复:[/b]
    您的观点很中肯!谢谢![/quote]

  2. 其实全国的学校有哪些不是这样的?[quote][b]以下为佼佼的回复:[/b]
    可是真话何其少!为什么一定要如此?[/quote]

  3. 如果全国不这样做,广东不敢;如果广东不这样做,深圳不敢。应试教育的背后推手是教育GDP的评比。每年高考过后,各地都要开总结表彰会。从上到下,一路地表彰下来。
    GDP,毁了教育,毁了孩子,毁了中国。
    GDP思维,暴露了官员在教育管理方面的外行与无能。这种GDP式管理必须摒弃!
    向敢说真话的人致敬![quote][b]以下为佼佼的回复:[/b]
    向您的真知灼见致敬![/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