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教育的位置究竟是什么


语文教育的位置究竟是什么


——比较大国教育后的追问


本工作室成员王爱娣女士近期博文《并非胡思乱想:我看大国教育的不自信》(附后)从一个独特的视角把英美中三个大国(文化的、经济的、影响力的、传统意义上的)的教育进行了有趣的比较,引人深思。虽然着墨不多,但是现象罗列真实,事理分析严密,意义揭示深刻,结论自然服人。


英美教育到底会如何姑且不论,我们看看自己的母语教育,想想我们的语文教育被别人的母语(如英语)挤压的现状,一个问题不可回避地跳出来——我们的语文教育究竟应该摆在什么位置?


以高中语文为例,理论上,“语文是最重要的交际工具,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高中语文课程应进一步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使学生具有较强的语文应用能力和一定的审美能力、探究能力,形成良好的思想道德素质和科学文化素质,为终身学习和有个性的发展奠定基础”,但事实上这些提法在一线课堂和学生中(也包括家长和相当部分的社会大众)根本得不到体现,更谈不上落实,几乎就是语文工作者的自说自话。


为什么会是这样?有些现象十分值得我们反思。世界上除了殖民统治有计划地进行文化消灭和强制同化之外,有几个国家像我们一样,在某个历史时期(如改革开放时期)长达几十年(快40年了)以行政命令的方式强力推行外语教育,有计划、有组织、有目标、有措施保障地强化学习别人的母语,并且在全社会极力营造和美化这种氛围和倾向,极端地将外语学习和升学就业评职晋级加薪等等事关一个人安身立命、生存发展的过程和节点强硬捆绑?教育界受害最烈,一个孩子,当他一进幼儿园就开始了被外语绑架的历程,孩子的兴趣何在?孩子的幸福何在?家长要为这样一种不伦不类的外语教育多付出多少培训费?今天,这是一个产业!英美只需改动一下字典的版本,我们就要付出大量的真金白银、大量的时间和人力资源。我们的人生就这样被合理合法、悄无声息、冠冕堂皇地浪费了。当处于某种失败命运的学子羞涩或痛苦地自责“怪我自己外语没学好”的时候,到底谁应该为此负责?我们到底需要多少外语?我希望将来人大政协会出现一个这样的提案:在幼儿教育阶段禁止外语课程,在小学教育中外语允许作为兴趣班的教学内容,在初中列为非考试科目,在高中列为选修课。


到那时,语文的日子肯定会好过些。


附:


并非胡思乱想:我看大国教育的不自信


王爱娣


最近几天,一边读书,一边浏览英美课程资料,加上每天浸泡在中国教育的水深火热之中,感慨颇多。愚以为,在国际教育舞台上,中英美三国,各有利弊,值得PK一场。


首先说说英国。第一次读到不列颠国家课程规定人人必读莎士比亚,而且莎士比亚戏剧成为中学国家课程考试和GCSEGCE考试唯一的必考作家,心里很是震撼:一个民族的教育能够如此对待民族传统文学,把它列为全国必读课程,而且通过考试固定下来,实在很不简单。或许这便是人们心目中那个保守传统的英国形象吧?实在佩服。然而,此刻我却不以为然,我要修改自己过去的观点。不列颠民族,即通常所说的英国人,这个曾经的日不落帝国,曾经凭借洋枪洋炮和有百害而无一利的鸦片,叩开闭关自守几千年的中华国门,并且在世界各地拥有了111倍于自己本土的殖民地,而如今,昔日帝国的辉煌与荣耀不再,只能借助民族传统经典,培养年轻一代的民族自信心,增强民族凝聚力,以挽救日渐式微的民族精神。这是英国教育对年轻一代的不自信。也许这正是英国教育对母语课程重视经典教育的深层原因。


其次说说美国。教育历来与政府决策、经济水平和文化背景紧密相连,美国教育便是诞生于美利坚的大国胸怀。然而,当一个民族要敬终追远之时,他必须弄清楚:我是谁?我从哪里来?然后才能去思考我要往哪里去。美国人从哪里来?仅200余年历史的国度,2亿多人口的美利坚,混杂着世界各色人种,可是,美国人永远不能忘怀的只有五月花号,他们始终坚信自己的祖先是盎格鲁·撒克逊人。因此,我们在美国语文课本里读到的传统文学除了《美国文学》,便是厚达一千二百多页的《不列颠传统》。美国人认为,自己的血统除了土著美国之外,便来自不列颠。这是美国人的不自信。也难怪,连英国乡间老太太都敢于对美国人表示不屑与轻蔑。


最后说说中国吧。倘若你真的了解英国和美国的学校教育,或者去香港澳门看看,你就会发现,贫穷甚至有些落后的中国大陆教育,却有着令他们羡慕的教学环境——我们的学生还能够安心地坐在课堂里听老师讲课,跟老师的指导来学习,虽然我们的老师不一定像英国美国教师那一样一定要把课堂搞活才能吸引学生坐在教室里。学校设置什么样的课程,家长及有关人士也无权干涉。这是我们的优势。我们的教学至今还停留在照本宣科的阶段,因为我们的学生有课本而且人手一册,课本归己所有,可以写,可以画,任由学生自己处置,而富裕的英国美国学生则不同,读书不花钱,教材不用自己买,但结果是自己不能拥有教材,课本不能背回家,老师所教的书,学生只能在上课时的一面之缘之后又放回原处。这样,英美学生的书包当然就不会重啦(过去曾经盲目喊着减轻书包重量便是一个笑话了)。然而,与英美大国教育所大相径庭的是,学习英语,并且把英语看得同母语一样重要,甚至超过母语的程度,摧残了多少青少年,夺走了多少孩子成功的机会,有多少孩子因为英语学习的失败而导致人生的失败!可是,英国美国的现代外语课程(几乎全是印欧语系的旁支),仅仅作为高中阶段的选修课程,有必要的,或者有兴趣的学生,才去选择修学。无论是英国还是美国,学校的核心课程里决不会把别个民族的语言学习放在首要位置,更不可能把它与母语相提并论。对于一辈子都不能踏出国门,一辈子都不与外国人打一次交道的中国学生来说,苦苦折磨他们的,伴随他们12年宝贵读书年华的外语学习,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这说明了什么?中华民族的不自信!为什么不把英语学习的时间和精力用于经典阅读,让他们去读《红楼梦》,读《论语》,读鲁迅,读史铁生,或许还能引起他们思想观念的某些变化,而皮毛似的英语学习,除了记住孤立的单词之外,对很多人来说,并不能改变他们的语言习惯和思维方式。


以上观点仅为个人立场,不足为评。


 

本月推荐《张玉新讲语文》

       编者按:东北师范大学刘孝严教授是著名学者,古典文学专家,红学家。他一直关注中国的语文教育,尤其是基础教育。几年前,当《张玉新讲语文》面世的时候,刘孝严先生写了一篇读后感,今天在这里转发出来,一为表达对刘孝严先生垂注基础教育精神的感动,一为提醒诸位同仁对以张玉新为代表的“张玉新们”这些中流砥柱式的语文人的思想和学术观点加强学习和研究。


从行下之作到行上之思


——读《张玉新讲语文》


刘孝严


  “语文教师的成长轨迹:从教学走向思辨,由思辨走向实证,由实证走向建树;在行下之作的劳苦中奔忙,在行上之思的痛苦中煎熬。”最近语文出版社推出一套《名师讲语文》丛书,从全国著名的中学语文特级教师中筛选出近20位“新生代”名师,让他们从四个方面介绍自己的“语文人生”“语文理念”“语文实践”,收载他们的“教学语录”。我阅读了其中的《张玉新讲语文》,上面那段话就是“我的教学语录”中的一则。“语录”仅51则,不足10页的篇幅,一口气就读完了,对他“语录”中的颇多“谬论”我颇有同感,便“主动”读完了这本25万字的书。


 张玉新毕业于四平师范学院(现吉林师范大学)中文系,分配到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工作。在中学语文教师岗位上奋斗20多年,取得了骄人的业绩,成为著名的语文特级教师,现为东北师范大学文学院的博士生,吉林省教育学院教授,曾荣获多种奖励和荣誉称号。《张玉新讲语文》无疑是他20余年语文生涯的记录,是他从行下之作走向行上之思的结晶。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中学语文教学也进行了改革的尝试。20多年过去了,广大中学语文教师对中学语文教学改革做了许多有益的探索,特别是处于承上启下地位的“新生代”教师,他们富于创新性的工作取得了丰硕成果,语文出版社推出的《名师讲语文》丛书即为其例。但是,随着形式的发展,改革的深入,有关中学语文教学与改革的深层次的问题也逐渐显现和突出出来。如关于中学语文的性质和特点,中学语文教学改革的原则和理论,中学语文教育的发展方向和规律等重大和基本问题,当今的语文界并没有彻底解决,广大中学语文教师和中学语文专家学者对这些问题的看法并不一致。理论上的分歧使广大中学语文教师的语文观念产生了困惑。可以影响中学语文动向的大师级的语文界权威多已仙去,新起的中学语文研究专家又缺乏理论联系实际的建树,于是当今的中学语文教学改革就陷于迷茫。这种形式要求中学语文教学和教育必须有一带新人出现,语文出版社的《名师讲语文》丛书即是呼应着这一时代诉求,而张玉新等20位“新生代”语文名师即是当今中学语文教学改革的探索者。


 “名师讲语文”,必定富于艺术技巧,富于经验感悟,这是共同的东西;“名师讲语文”又一定是各讲各理,各显各的风采,具有独特的个性。我对《张玉新讲语文》的感受也主要在他讲语文的个性特点上。


 其一是名师的境界。张玉新在书中谈到“以教师为终身职业的人”的三种境界,即所谓“技”“术”“道”。他认为“技”是一个合格的中学语文教师最基本的职业特征和要求,课堂教学的“技巧”不可不苦练,但一个好的教师不能停留在教书匠式的“技”上,而应该在“术”上有所进取,即不应该满足于应对教学实践过程,更要开展教学研究,总结教学经验,进行方法的探讨与改革,这种“术”的境界显然已是优秀教师的境界。不止于此,张玉新更追求一种“道”的境界,要从更广阔的视野认识语文教育教学,要将语文教育教学从“技”与“术”的经验积累上升到理性认识的高度,要对中学语文教学进行规律和理论研究,要朝着“教育家”的方向迈进。这里张玉新援用中国古代传统的学术概念来表达自己的教育理念。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他立足于中学语文教师本职,扎根于中学语文教学实践,从初中到高中,一轮又一轮讲课,将教材烂熟于心,将教法锤炼得精而又精,在中学语文教师中堪称“技高一筹”。他主动承担公开课,虚心求教;参加各种评比竞赛,增加阅历;参加培训班,提高自己的素养;为培训班教师讲课,总结自己的教学经验,介绍自己的教学体会,传播自己的教学理念,他进入了“术”的境界,达到了优秀教师的水平。循此而进,他的教学理念得到提升,把自己的教学思想系统化,发表论文,出版专著,开始进入了“道”的境界。很明显,张玉新由技而术,而道的过程,是他中学语文教学实践、教学艺术和教学思想不断进步升华的过程,是他形成名师境界的过程。这种技、术、道相结合的名师理念并不是一般名师都具备的,而是体现了作为语文教育专家的哲学思考。


 其二是个性风格。每个中学语文教师的语文教学,因各自思想修养、性格气质、文化底蕴及教学环境等的影响而形成各自不同的风格。相比于一般的中学语文教师,张玉新的风格是外向的,个性张扬的。这并不是他的品行的张狂和傲慢,而是他的激情、灵性和豪爽的自然表现。他的语文教学生动活泼,充溢热情和挚诚,他将一个真实的语文教师的心扉向学生打开,用自己的真心去接触学生,让学生看到一个激情昂扬、童心未泯的教师的形象和风采。这种风格是与张玉新的专业功底、性格特点和教学理念联系在一起的,是一种独特的风格,具有特有的魅力,并不是每个中学语文教师都如此的。


 其三是理论的建树。讲好课,创造并总结出教学经验,是一般的中学优秀语文教师都能做到的。有自己的见解主张,也是一般的名师的特征,但是有全面系统的理论,形成富于创建的思想主张,却并不是一般中学语文名师所能达到的。十年前我读过他的《初中文言文学习手册》《高中文言文学习手册》,三年前又读过他的《高中语文教育评价》,今年读这本《张玉新讲语文》,这里不仅承载了他十年来勤奋努力的心血,而且显示出张玉新由“技”“术”而“道”的升华过程,包蕴了他对中学语文教学与改革的理论思考。书中《高中语文教育评价概述》一文不仅形成了完整的语文教育评价体系,体现了张玉新高中语文教育的理念,而且其明确的可操作性,确定了其在高中语文教育中的使用价值。《语文教育民族化论要》一文梳理近百年中国语文教育异化的轨迹,全面论述了“语文教育怎么走民族化的道路”的问题,对“语文教育民族化的意义”作了深入论述,对“民族化与国粹主义”“民族化与现代化”“民族化与多元化”的关系作了精辟辨析,结合古今中外语文教育的实绩,论述中国现当代中学语文教育的发展道路,不仅是应对当前语文改革的困境而作的探索,而且是观照中国语文教育发展的大局建树的理论主张,其理论价值与实践意义是十分重大的。张玉新的语文教育理论的思考与建树,奠定了他作为新生代中学语文教育专家的地位。


 其四是榜样的意义。张玉新从事中学语文教学20年,期间他勤奋工作,努力实践,主动求教,不断探索,不断创新,取得了多方面的成绩。从教学到教研到教改,从实践到理论,他都有建树,这是十分不容易的。他堪称中学语文的名师,他的成功不仅是他个人的荣誉和财富。《张玉新讲语文》以生动的事例为广大中学语文教师提供了成功的经验,树立了榜样。它启发广大中学语文教师对“语文”“语文教学”“语文教育”“语文教学与教育改革”等学科范畴作深入思考,告诉人们怎样才能算作是一个合格的中学语文教师,怎样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中学语文名师。这样的榜样示范作用,虽然不能说是伟大,但对于提高中学语文教师的素质,其影响作用则是实实在在的。如果像张玉新这样的中学语文教学名师涌现更多,发挥作用更大,那对于摆脱目前中学语文教学改革的困境则是大有好处的。


 《张玉新讲语文》书虽不大,内容充实,思想深刻,不仅给人以借鉴,而且给人以启发(相信其他名师《讲语文》也是如此,不过我未能拜读到,故不敢妄言),相信会受到广大中学语文教师的欢迎。


(作者为东北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130117


 

推荐:《爱弥儿》读书笔记(2)


推荐:《爱弥儿》读书笔记(2)


                                    江南梦忆


古人说过,读书趁三余,夜为日之余,冬为岁之余,雨雪为晴暖之余。冬天来了,趁着心闲之时读点书,快乐得很。


昨天读到《爱弥儿》的开头,作者特别强调一种自然的教育,说到教育有三种:自然的教育,人的教育,事物的教育。只有三种教育协调一致,教育才能发挥很好的作用,这种教育条件下的受教育者才可以获得好的教育。今天读到第二卷的第二节,作者用了大量的篇幅写为人父母者应该如何承担教育孩子的职责,这是他们义不容辞的天职,如果生而不教,勿宁不生。这种观点非常好,天下欲为人父母者,首先应该去读读《爱弥儿》。在这一节,卢梭也提到教育对象的问题,把穷人与富人分开来谈论,认为应该给予他们不同的教育,这种观点倒是有些偏激。他还谈到学生与老师的关系,非常理想化。我不知道卢梭有没有做过职业教师,我也不知道17世纪的法国,学校教育是什么样的一种情况,会不会像今天的学校教育一样,为升学而教?估计不是,如果像今天这样的,当教师成为一种职业的时候,尤其是面临中国的高考的时候,教育的天空里就不再只有理想的光晕了。


我同样把自己喜欢的原文句子抄下来,贴在下面,以示备忘和继续学习。红色字体为读者所加。


 


依据卢梭的观点,母亲是孩子的最早也是最好的老师。父亲母亲应该承担孩子的教育义务和责任,而不应该把它交给保姆。建议今天那些事业有成、家财万贯的父母们都来读读这本书,琢磨琢磨该怎样教育自己的孩子,给孩子幸福的童年,让他们成为快乐的少年,成为懂得做人谋事,懂得寻求幸福的成年人。


当家庭生气勃勃、热热闹闹的时候,操持家务就成了妇女最可贵的工作,就成了丈夫最甜蜜的乐事。所以,矫正了这个无比的恶习,则其他的恶习不久就可全部革除,自然不久就可恢复常态。一旦妇女们又负起做母亲的责任,则男子立刻就可负起做父亲和做丈夫的责任。  


一个孩子要这样在妇女们的手中度过六、七个年头,结果是成了她们和他自己乖僻任性的牺牲品;她们教他这样和那样之后,也就是说,在他的脑子里填入了一些他不明白的语言或对他一无好处的事物之后,用她们培养的情绪把他的天性扼杀之后,就把这个虚伪的人交到一个教师的手里,由这位教师来发展他业已充分养成的人为的病原,教给他一切的知识,却就是不教他认识他自己,不教他利用自己的长处,不教他如何生活和谋求自己的幸福。最后,当这个既是奴隶又是暴君的儿童,这个充满学问但缺乏理性、身心都脆弱的儿童投入社会,暴露其愚昧、骄傲和种种恶习的时候,大家就对人类的苦痛和邪恶感到悲哀。你们搞错了,这个人是照我们奇异的想法培养起来的,自然的人不是这个样子的。 


所以,要是你希望保持他原来的样子,则从他来到世上的那个时刻起就保持它。他一诞生,你就把他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他尚未成人,你就不要放弃他:不这样做,你是绝对不会成功的。既然真正的保姆是母亲,则真正的教师便是父亲。愿他们在尽责任的先后和采取怎样的作法方面配合一致;愿孩子从母亲的手里转到父亲的手里。由明理有识而心眼偏窄的父亲培养,也许比世界上最能干的教师培养还好些,因为,用热心去弥补才能,是胜过用才能去弥补热心的。 


一个做父亲的,当他生养了孩子的时候,还只不过是完成了他的任务的三分之一。他对人类有生育人的义务;他对社会有培养合群的人的义务;他对国家有造就公民的义务。凡是能够偿付这三重债务而不偿付的人,就是有罪的,要是他只偿付一半的话,也许他的罪还要大一些。不能借口贫困、工作或人的尊敬而免除亲自教养孩子的责任。读者诸君,请你们相信我这一番话。凡是有深情厚爱之心的人,如果他忽视了这些如此神圣的职责,我可以向他预言,他将因为他的错误而流许多辛酸的眼泪,而且永远也不能从哭泣中得到安慰。(《忏悔录》第12卷)。 


一个好教师应该具有哪些品质,人们对这个问题是讨论了很多的。我所要求的头一个品质(它包含其他许多品质)是:他绝不做一个可以出卖的人。有些职业是这样的高尚,以致一个人如果是为了金钱而从事这些职业的话,就不能不说他是不配这些职业的:军人所从事的,就是这样的职业;教师所从事的,就是这样的职业。那么,谁来教育我的孩子呢?这,我已经向你说过,要你自己。我不能教。你不能教!……那就找一个朋友好了。我看不出还有其他的办法。


一个教师!啊,是多么高尚的人!……事实上,为了要造就一个人,他本人就应当是做父亲的或者是更有教养的人。象这样的职责,你竟放心交给一些为金钱而工作的人。


 


卢梭写作本书的初衷是什么?他自己有如下言论:


我深深明了一个教师的责任是十分重大的,同时感到自己的能力是太不够了,所以不论什么人请我担任这个职务,我都是绝不接受的;至于朋友的荐引,对我来说,更是一个新的拒绝的原因。我相信,看过我的这本书之后,就很少有人向我提出这样的请求了;我要求那些打算请我做教师的人再也不要白费气力了。我以前曾经对这个职业做过充分的尝试,以便证明我不适合于这个工作;即使我的才能使我能够担任的话,我的景况也是不容许的。有些人似乎对我的话还不十分重视,因而不相信我的决定是真心诚意的,而且是有根据的,我认为,我应该公开地向他们声明这一点。


我虽然不能担负这个最有意义的工作,但是我可以大胆地尝试一下最容易的事情:按照其他许多人的样子,不去参与其事,而从事著述;应当做的事情我虽不做,但我要尽我的力量把它说出来。


我知道,在类似这种著书立说的事业中,由于作者总是在自由自在地阐述一些不用他去实施的方法,因此,他可以轻而易举地提出许多不能实行的美好的方案,但是,由于缺少详细的内容和例子,他所说的话即使可以实行,在他没有说明怎样应用的时候,也是没有用处的。


所以,我决定给我一个想象的学生,并且还假设我有适合于进行其教育的年龄、健康、知识和一切才能,而且,从他出生的时候起就一直教育到他长大成人,那时候,他除了他自己以外,就不再需要其他的指导人了。我觉得,这个方法可以用来防止一个对他不信任的作者误入幻境;因为,一旦他离开了通常的方法,他就只好把他的方法试用于他的学生,他不久就会感觉到,或者说读者会替他感觉到,他是不是按照孩子的成长和人心的自然的发展而进行教育的。


 


这就是在种种困难面前我要努力去做的事。为了不致使本书因许多不必要的材料而篇幅太大,我就把每个人都能觉察其是否正确的原理提出来就是了。至于那些需要加以实验的法则,我把它们都应用在我的爱弥儿和其他人的身上,并且使人们在极其详尽的情节中看到我拟定的方法是能够付诸实践的;我准备实行的计划至少要做到这个样子。至于说我是不是做得成功,那就要由读者判断了。


由于这个原因,我在开始的时候便很少谈到爱弥儿,因为,我对教育采取的首要准则,虽同大家公认的准则相反,然而是非常明白的,凡是通情达理的人都很难说是不赞成的。可是,当我继续说下去的时候,我的学生由于跟你的学生所受的教育不同,因此他已经不再是一个一般的儿童,必须对他采取一套特殊的教法。从此以后,他就频频出场,到结尾的时候,我没有一刻工夫不见到他,以致不论他说什么话的时候,都不需要我替他说了。


 


他要求一个教师应该是年轻的,成为孩子的伙伴,这样的人该多么难找。可见,卢梭所谓的教师,便是夸美纽斯所说的“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了。而今天的教师已然成为职业,教给学生知识,培养他们考试的能力,仅凭年轻的本质,已经完成不了这项使命了。


我只谈一下我跟一般人意见不同的地方。我认为,一个孩子的教师应该是年轻的,而且,一个聪慧的人能够多么年轻就多么年轻。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他本人就是一个孩子,希望他能够成为他的学生的伙伴,在分享他的欢乐的过程中赢得他的信任。在儿童和成年人之间共同的地方不多,所以在这个距离上永远不能形成十分牢固的情谊。孩子们有时候虽然是恭维老年人,但从来是不喜欢他们的。


 


卢梭在谈论地域环境比如气候对一个人的影响作用之后,谈到穷人和富人的教育,他的这些言论,未必公允,不过他始终强调的是,自然的教育:


穷人是不需要受什么教育的,他的环境的教育是强迫的,他不可能受其他的教育;反之,富人从他的环境中所受的教育对他是最不适合的,对他本人和对社会都是不相宜的。自然的教育可以使一个人适合所有一切人的环境,所以,与其教育穷人发财致富,不如教育富人变成贫穷;因为,按这两种情况的数字来说,破产的比暴发的多。所以,我们要选择一个富有的人;我们深信,这样做至少是可以多培养一个人的,至于穷人,他是自己能够成长为人的。


由于以上的原因,所以我不认为爱弥儿生长名门有什么不好。这毕竟是抢救了一个为偏见所牺牲的人。


爱弥儿是一个孤儿。他有没有父母,这倒没有什么关系。我承担了他们的责任,我也继承了他们的全部权利。他应该尊敬他的父母,然而他应该服从的只是我。这是我的第一个条件,或者说得确切一点,我唯一的条件。 


卢梭如此理想化的说明学生和老师之间的关系:


我甚至希望学生和老师也这样把他们自己看作是不可分离的,把他们一生的命运始终作为他们之间共同的目标。一旦他们觉察到他们以后是要离开的,一旦他们看出他们有彼此成为路人的时刻,他们就已经成为路人了;各人搞各人的一套,两个人都一心想到他们将来不在一块儿的时候,因此,只是勉勉强强地相处在一起。学生把老师只看作他在儿童时候遇到的灾难,而老师则把学生看作一个沉重的负担,巴不得把它卸掉;他们都同样盼望彼此摆脱的时刻早日到来;由于他们之间从来没有真心诚意的依依不舍的情谊,所以,一个是心不在焉,一个是不服管教。

推荐:《爱弥儿》阅读笔记(1)

推荐:《爱弥儿》阅读笔记(1)


                          江南梦忆


好几年前,就买过卢梭的《爱弥儿》,之后一直把它束之高阁,总找不到时间来读。今冬大雪(节气)以来,气温终于降了,从摄氏二十多度降下来,可以穿毛衣了,于是,被厚物裹夹的内心也便宁静了许多,于是,便从书柜里抽出这本教育大著来阅读,或许可以防御寒冷。差不多有半年没有认真地读过整本书了。过去,人们对这本书的教育意义和价值谈得很多,如今,我脑子里只剩下一个概念:它是一本好书,值得一读。但究竟是怎样的一本好书,现在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必须亲自去读,就像要知道梨子的味道如何必须亲口去尝一尝一样。


虽然平常读书不多,但我有一个习惯,每有阅读,总喜欢涂涂画画,不动笔墨不看书。现在,就把我读《爱弥儿》时想涂画的句子摘录如下。它们是不成体系的片段,就像一个个闪亮的珠子,摆在我眼前,我情不自禁地要记下它们。


 


出自造物主之手的东西,都是好的,而一到了人的手里,就全变坏了。他要强使一种土地滋生另一种土地上的东西,强使一种树木结出另一种树木的果实;他将气候、风雨、季节搞得混乱不清;他残害他的狗、他的马和他的奴仆;他扰乱一切,毁伤一切东西的本来面目;他喜爱丑陋和奇形怪状的东西;他不愿意事物天然的那个样子,甚至对人也是如此,必须把人象练马场的马那样加以训练;必须把人象花园中的树木那样,照他喜爱的样子弄得歪歪扭扭。


我们生来是软弱的,所以我们需要力量;我们生来是一无所有的,所以需要帮助;我们生来是愚昧的,所以需要判断的能力。我们在出生的时候所没有的东西,我们在长大的时候所需要的东西,全都要由教育赐与我们。


这种教育,我们或是受之于自然,或是受之于人,或是受之于事物。我们的才能和器官的内在的发展,是自然的教育;别人教我们如何利用这种发展,是人的教育;我们对影响我们的事物获得良好的经验,是事物的教育。


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由三种教师培养起来的。一个学生,如果在他身上这三种教师的不同的教育互相冲突的话,他所受的教育就不好,而且将永远不合他本人的心意;一个学生,如果在他身上这三种不同的教育是一致的,都趋向同样的目的,他就会自己达到他的目标,而且生活得很有意义。这样的学生,才是受到了良好的教育的。


在这三种不同的教育中,自然的教育完全是不能由我们决定的,事物的教育只是在有些方面才能够由我们决定。只有人的教育才是我们能够真正地加以控制的;不过,我们的控制还只是假定的,因为,谁能够对一个孩子周围所有的人的言语和行为通通都管得到呢?


一旦把教育看成是一种艺术,则它差不多就不能取得什么成就,因为,它要成功,就必须把三种教育配合一致,然而这一点是不由任何人决定的。我们殚思极虑所能做到的,只是或多或少地接近目标罢了;不过,要达到这一点,还需要有一些运气咧。


有一个斯巴达妇女的五个儿子都在军队里,她等待着战事的消息。一个奴隶来了,她战栗地问他:”你的五个儿子都战死了。””贱奴,谁问你这个?””我们已经胜利了!”于是,这位母亲便跑到庙中去感谢神灵。这样的人就是公民。


如果你想知道公众的教育是怎么一回事,就请你读一下柏拉图的《理想国》,这本著作,并不象那些仅凭书名判断的人所想象的是一本讲政治的书籍;它是一篇最好的教育论文,象这样的教育论文,还从来没有人写过咧。


当人们谈到空想的国家的时候,他们就提出柏拉图的制度;然而,要是莱喀古士只把他那套制度写在纸上而不付诸实施的话,我可能还以为它更空想得多。柏拉图只不过是要人纯洁他的心灵,而莱喀古士却改变了人的天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