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接地气”,才能走进“春天里”

工作室动态之成员交流


 


        作文“接地气”,才能走进“春天里”       


 


宋如郊:作文教学有一个长期困扰基层课堂的问题:就是学生的作文大面积地存在立意偏狭、思路老套、事例陈旧、语言干瘪、缺乏新颖表达的状况。如何看待这一问题?在课堂教学中如何应对才可能有效解决它?请大家围绕这个话题,谈谈自己的认识和对策。


赵而庆:我认为当代中学生相对优越的家庭环境、学校环境和社会环境客观上造成了他们绝大部分人相当程度上脱离社会现实,脱离生活真实,脱离人生实际的生存现状。这种状态直接导致了他们的心理不成熟或伪成熟,心态和情绪跳跃性大,看待问题容易不全面、不辩证甚至不真实。反映在作文写作中就是学生腔严重,语言表达低幼化,思想观点平庸化或奇异化。所以,在课堂教学中一定要使学生的作文 “接地气”,建立起学生和社会的有效联结。


宋如郊赵而庆老师的分析切中肯綮,“接地气”这个说法贴切形象,请老师解释一下。


赵而庆:所谓作文“接地气”,就是要接地中之气,弘扬“文章和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的优良传统,从生活中来,到生活中去。作文是关注生活、热爱生活、享受生活的过程,而不是“故纸堆里寻旧货”,死读书,读死书,读书死的无效操练。


宋如郊:那么,如何让学生“接地气”呢?


赵而庆:最关键的是让学生先明白这个道理。上学期一次语文课上,我给埋头苦读的高三学生们放了一首歌,是一段视频——简陋的屋子、简单的设备、简约的着装(光膀子,足够简约),29岁的刘刚和44岁的王旭唱的《春天里》。当时这段视频刚火。我告诉学生,认为它述说了底层民众的困境和艰辛的误读也好,认为它反映的是中产展望自己风烛残年之际的“心灵依靠”与“精神归属”也好,这首歌都是“接地气”的,是为时代代言,所以能在今日中国引起如此广泛的共鸣。歌曲如此,作文亦然。作文“接地气”,才能走进“春天里”。


鲍旭亮:是应该让学生早一点明白这个道理。现实中,无论是高一高二的平时作文教学,还是高考应试训练,作文“不接地气”的情况是比较多的。用江苏省高考语文阅卷复查组成员薛明德老师的话说,现在许多考场作文,都是“假面舞会”,写议论文字,基础好一点的考生以华丽的辞藻、跳跃的思路挥洒着虚假的见识,基础差一点的考生东拼西凑,人云亦云地压榨着空洞的废话。写记叙文字,媚俗矫情的不少,抒写真情实感的不多。我举一个高三学生的例子:上学期第一次月考我班上一位同学写的作文(话题“距离”)结尾片段:


距离,是周敦颐笔下“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的感叹;


距离,是刘禹锡笔下“斯是陋室,惟吾德馨”的高洁;


距离,是摩诘笔下“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的一份恬淡;


距离,是清澈自己心灵的唯一途径。


我给这篇文章的评语是:这是一篇虚情假意的文章。文章主体部分在抄袭优秀文段(一段讲李白,一段讲陶渊明)的基础上,套写了“距离”的文句。结尾排比段貌似文采飞扬,实则空洞无物,不知所云。


莫毅:我们还应该认识到,作文“不接地气”的责任不全在学生。几年前有所谓的“文化作文”,宣称“以古典的方阵,闪烁的诗句,熟悉的名人,精致的文言,高扬着文化的大旗,直袭一个个话题,势如破竹,所向披靡,瞬间席卷神州大地”。实际上,作文的材料熟烂,比如总是选用历史文化名人,以屈原、陶渊明、苏轼为最多,结构模式化,比如三段名人事迹排比加开头和结尾,以及主题平面化,比如任何作文都用上述材料敷衍等,流毒甚广,完全背离了写作的正道。


宋如郊:是的,这样看问题全面、公正、客观。解决作文“接地气”的问题社会也要担起应负的责任。


赵而庆:这方面我们看到高考作文评价已经出现了的可喜变化。2008年上海高考唯一一篇70分满分作文《他们》描写作者对农民工子女的观察、关爱,字里行间流露出作者的社会责任感,获得所有阅卷老师的一致好评。2010年广东高考阅卷结束后,作文评卷组组长陈妙云教授说,高考作文评卷,老师们最怕遇到的就是生搬硬套古旧材料的文章。2010年广东高考标杆卷1号文是一篇议论文,在有不少缺点的情况下,获得了评卷场的高分,评语认为该文“展示和针砭当下的种种社会现象……态度和是非判断是鲜明的”。这与新课标的要求“异曲同工”:作文应引导学生关注现实,热爱生活,表达真情实感。社会评价是我们作文教学要注意引导学生“接地气”的一个重要的导向和依据。


宋如郊:我赞同大家的分析和论证。在课堂教学中怎样把“接地气”的观念和做法落实到学生的写作活动中呢?


鲍旭亮:我认为通过优化作文教学的环节可以达到落实的目的。以立意、选材、思维训练为重点,把“接地气”的要求贯穿始终,而不是以开头技巧、结尾技巧、结构技巧等技术层面的问题为重点分解单项训练。那样做是舍本逐末,是把作文课变成纯粹的技巧训练场,会失去作文的“源头活水”,使学生的作文空洞苍白,只剩下技巧。


莫毅:据我理解,立意“接地气”,就是要为学生作文表达真实的、个性化的个人见解和生命体验创造条件。教师在进行教学时,要认识到“立意”能力是最重要的写作能力之一,如果题目就是观点或者提示语中隐含观点,就剥夺了学生“自主立意”的权利,也违背了“立意自定”的提示。所以,作文命题请尽量出一些没有立意倾向性的“中性”题目,避免命题人观点入题,让学生的思维不受干扰,这就逼着学生在思考、评价他人观点的基础上,阐明自己的观点。老师也比较容易根据学生的观点创新程度和说理水平进行能力上的区分。


鲍旭亮:作文教学中选材“接地气”,我觉得中学生处在最有激情、最有血性、最无所畏惧的年龄,很多人却因为学业负担重等原因对世事不关注,对事理难以做出有价值的分析和判断,作文就只好“故纸堆里寻旧货”,写出来的文章自然成了无感而发的文字游戏,与现实有隔膜,更谈不上干预现实了。


赵而庆:问题的症结正在这里。选材“接地气”,就是要学生“和现实斑斓多彩的生活、日新月异的变化接近些、再接近些”(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语),我在课堂上也常说 “关注国家、民族生存和发展面临的重大问题” 的话。当然,也要注意作文选材不应该跟政治、经济、思想等方面的热点问题挂得太紧,否则,可能陷入主流话语的迷津,写出千篇一律的雷同化的文章。2008年高考,不少考生都将汶川地震写进了自己的作文中,但写的人太多了,很难写出新意,得分都不太高。感动中国人物近些年也已经被中高考考生用滥,严重磨损,建议谨慎使用。


莫毅:我补充一点,关于选材“接地气”,体现在记叙文写作中就是引导学生贴近自我,选择那些被心灵所同化了的、成为自己心灵的部分,以及一些最精彩的体验联系在一起的东西去作文,将抒情的重点放在自身的真情实感上来。同时,鼓励学生努力用自己的话表达,我手写我心,而不是借用流行的、权威的、现成的语言。只有这样——原汁原味、实话实说地写出自己生活感悟中的喜怒哀乐、酸甜苦辣,才能展现一个具有鲜活时代气息的本色真实、可亲可爱的学生形象。也只有这样才可能写出具体的过程之真、情感之真,写出健康的理性之真、思想之真,以情动人,以理服人。


宋如郊:说得好。


鲍旭亮:我想谈谈思维训练“接地气”的问题。我们都有这样的经验:如果有学生在最近一次的作文中将近期的社会新闻用做素材,那个学生往往是脑子活、能力强、性格开朗的孩子。思维训练不能失之空泛,要有载体,而时政新闻就是很好的思维训练的资源。学生常读报,特别是阅读大家都非常容易获得的《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等报刊杂志的时评栏目,随时了解重大新闻事件的来龙去脉,了解各方动态、观点、立场,是非常有助于学生形成和表达自己的看法、意见、观点甚至思想的。可以说,谁掌握了无限丰富动感的现实谁就拥有了让思维灵活、清晰、深刻、新颖的广阔舞台。


莫毅:思维训练“接地气”,还要为学生的思维训练创设真实情境。比如,解决学生拥有一定素材,在作文时却想不起来、用不上的问题,可以教师出作文题目,学生并不成文,而是围绕题目进行头脑风暴式的发散思维训练,尽可能多地联想可用素材,多多益善。这样的训练对激活学生已有素材、已有经验简便有效。


宋如郊:本次研讨,针对目前中学生作文写作中普遍存在的立意偏狭、思路老套、事例陈旧、语言干瘪、缺乏新颖表达的状况,大家进行了归因分析,找到了形成这一困局的基本原因,即中学生脱离现实生活,而教师教学中重视技术训练,轻视现实生活传导又助推了这一不良倾向的发展。在此基础上,提出课堂教学如何进行才能够解决学生作文“接地气”的问题,大家着重从立意、选材、思维训练的角度进行了探讨和交流,见解中肯,操作性强,也具有较强的启示意义。


需要补充说明的是,主张作文“接地气”,并不排斥诗性抒情,而是对失之于肤浅、俗滥,或矫情的抒情的一种矫正,也是对学生的一种信任,相信我们的高中生自有一腔热血、五色彩笔,“接地气”后,当能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走进作文的“春天里”。


 


(此文发表于《中学语文教学》2011年第4期)

推荐:孔庆东——忽然想念松花江

推荐:孔庆东——忽然想念松花江(2009-12-29 00:04:28)







<>
var $tag=’松花江,文化';
var $tag_code=’60986297a540005a79f6762283e5b1f4′;

标签:松花江 文化



 


推荐:忽然想念松花江


          孔庆东


 


在广大草民和进步文化精英的艰苦斗争下,中国的言论自由似乎逐年有所扩大。特别是新中国60华诞这一年,尚未公然发生因为悼念毛泽东和拥护革命而被打被抓被车祸被贪污被嫖娼被跳楼等恶性事件,这总算是守住了一条人性底线吧。习近平同志说:“我们什么时候也不能丢掉我们的祖宗!”又说:“不尊重群众的意见,还算什么党员干部?”大概此言发挥了一点积极作用吧。


由于孔和尚多次批评中南海后勤部门有营私舞弊之嫌,人家终于找上门来啦。不过不是打击报复,而是表示欢迎批评,希望继续监督,言者无罪,闻者根本就不在乎。为了表示感谢,特意给孔和尚办了一张内部优惠健身卡,让俺有空就去雅正雅正。孔和尚这人,据说是很爱贪小便宜的,据说是吃了两盘朝鲜泡菜就开始歌颂金日成,吃了一盘日本寿司就开始歌颂汪精卫的,这样的本国便宜哪能放过呢?于是俺就大摇大摆地单刀赴会,幻想着能够跟胡锦涛一块在跑步机上聊聊天,跟温家宝一块在游泳池里背背诗,趁机给某位北大领导上点眼药,何其快哉也么哥!


不料洒家连去了三日,不要说胡温习李没见着,连一个副部级干部都没有,全是一些退休的司局级老头老太太,思想贫瘠,语言干瘪,除了身体,没一样比街道干部强的。最后俺忍不住,问了值班的东北小丫头:“喂,妹子,胡主席他们,上这疙瘩来吗?”


小丫头一听,咧嘴笑了:“大哥你想啥呢?你瞅这疙瘩跟农贸市场似的,整得冒烟咕咚的。你瞅 那些老太太,还往家偷香皂呢,胡主席能来这疙瘩吗?人家胡主席啥素质啊?胡主席要使香皂,还用自己出来偷啊?人家那秘书是吃干饭的啊?”


孔和尚恍然大悟:“哦,妹子,我明白了。这疙瘩是专门给司局级用的,副部级以上不许来这儿,对不?”


小丫头说:“对啥呀?随便来!谁来都行,这不你这样的人儿也来了吗?我听说以前大领导也来过,刘少奇胡耀邦都来过。后来就开始丢香皂了。香皂那玩意儿,也不值几个钱,你说还能调查破案哪?都是国家干部,查出来,造一脸苞米面儿,多磕碜哪?后来人家大领导就不来了,再往后在职的也不来了。你瞅现在来的,都是退休的、下台的、双规以后自白的。反正啥也不在乎了,老太太就偷香皂,老头就偷手纸,真没出息。人家那有本事的,一偷就偷个大工厂,一偷就偷个大煤矿,我姐夫还偷了个招待所呢。我发现北京这疙瘩的干部,胆儿可真小,照咱们东北,差老鼻子了。”


洒家听她说得兴致勃勃,赶紧刹车:“好,谢谢你妹子!原来是这么个破地方,我又被人家给和谐啦。妹子,发挥咱东北人胆大心细的光荣传统,将来有机会,一定偷个副总理回去,听见没?”


孔和尚给中央领导找麻烦的幻想破灭了,觉得还是回家给草民回信更踏实。


河北涿州复读生佳旭同学,你来信要我写文章批判“那些背叛友谊的人”,这样的文章我写过,很多前人和今人也都写过。其实文章主要是给好人读的,对于坏人,文章的作用不大。鲁迅说:一首诗吓不走孙传芳,大炮一响,孙传芳就跑了。你好好复习,好好考试,将来用实际行动惩罚那些背叛友谊的人吧。


贵州剑河的焕卓同学,你来信咨询我主编的作文素材问题。我看你是有独立思想的,对语言的感觉也很不错,但遣词造句比较匆忙,自我定位比较高,这可能不利于写高考作文。希望你多在“技术”层面下功夫,先做到你赠我的“醉侠无常醉”,将来也许就能“醉文天下名”了。


华中科技大中文系小张同学来信,称赞黄树先老师的古代汉语课“教得非常细致”,还特别称赞现代文学的王毅和李俊国两位老师的“强强联手”。同时感喟课时不足,影响了老师的发挥,认为“华中科技大学实行的是一种很僵化的文理通识教育”,使得很多学生蒙混过关。李俊国教授大义凛然,给四分之一的投机者不及格,但仍不能扭转歪风邪气。李俊国比我强,我只敢给八分之一的投机者不及格。华中科技大就算不错的学校了,起码还出了一任教育部长,跟清华是一个水平的。特别是中文系的力量很强,在工科大学中是可以称王称霸的啦。另外小张问鲁迅后期的杂文似乎“少了前期的深刻思考”,这是俗见。战斗性强的文章不见得就不深刻,后期的鲁迅更伟大,面对的情况更复杂,更不能为今天庸俗的学者所理解。要多看《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这样的专业杂志,更重要的,是要像鲁迅一样,直面当下中国的血淋淋的现实生活,你就知道什么是伟大,什么是深刻了。来信还问到吴思的《潜规则》、《血酬定律》等,这都是很出色的著作,理论与实际结合得非常棒。但其实你如果认真学习过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话,这些定律自己都能得出来,而且还会总结出更多更深刻的定律来。世界是你们的。


27日在家读书。为了备课,先把老舍的《正红旗下》读了一遍,这部小说已读过多遍,越读越喜欢。然后读了读李今送我的《二十世纪中国翻译文学史·三四十年代·俄苏卷》,百花文艺出版社0911月版。作者对翻译理论的梳理清晰而有深度,里面的照片和书影都印得不错。我们曾把一组现代作家的照片给研究生看,除了鲁迅,他们基本都不认识。


《社会科学论坛》0911月上有多篇好文章。陈平原主持的一组关于基督教正义一元论的文章,相当有深度,令人对基督教原始正义和世俗化等问题进行思索。王明科、柴平的文章《孔已己:真正的中国知识分子形象》另辟视角,写得挺有意思。李丽丹从男权、罪感与狂欢的角度分析《聊斋》中的异类婚恋,对于叙事学的时间意识把握得十分精妙。肖敏《论“后文革”语境中的长篇小说话语转型》,分析细致,见解公允。正如李杨所说:没有文革文学,何来新时期文学?相比较而言,文革文学倒是高风亮节,堂堂正正,而新时期文学,明明受文革的滋养,却陷入僵化的模式,进退失据,基本上丧失了阅读价值。留白的《魏晋风俗散论》谈美容和服药的内容也谈得很透辟。


1228,上午去北大参加肖家河教师住宅签字仪式。闵维方书记、周其凤校长、吴志攀副书记、岳素兰副校长都去了,鞠传进副校长主持。嘉宾一共20多位,记者十来个。北京市、教育部、海淀区、海淀乡的领导讲了话。肖家河那块地,03年刘淇就给批了,后来各级政府都批了,而且都大力支持,但却一直拖到现在才签字,等房子盖起来,还不知猴年马月,而且恐怕多数北大教师仍然买不起。谁要再说中国的问题都是因为“共产党一党专制”,海淀区人民真该活埋了丫的当地基。肖世森总经理讲话中说今天是“万里长征走出了第一步”,我会后说老肖你讲得真好!咱们且等着看好戏吧。


中午洒家前往某派出所,跟一位女民警谈社区治安问题。民警说常住人口都是好人,但暂住人口是常住人口的十倍,麻烦都出在他们里边。我说不能这样看,这样看问题,你们会累死的。暂住人口问题多,不假,但他们的问题,跟我们常住人口没有关系吗?我们怎么样对待他们,是他们如何对待这座城市的关键。如果我们都像上海某些瘪三法西斯,强迫人家说上海话、认上海人当干爹、顺便给上海人的日本干爹当干孙子,那人家对这座城市产生敌意,就是合情合理的。警察的主要功能不应该是镇压,别忘了咱中国警察的前边还有“人民”二字。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要学习毛泽东时代的上海警察马天民同志啊。那个《今天我休息》中的马民警,是怎样对待兰州来出差的顾爱兰同志的?那才是堂堂大上海的胸怀和气度啊。


下午去清华大学开个小会,送给朋友4本《笑书神侠》。清华校园空旷,风也显得更冷,令我感到亲切,令我想起东北,想起崔健唱的“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无论一年回多少次故乡,乡愁总是随时随地涌上心头。套用朱自清的话说:“这令我到底惦着松花江了。”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何以解乡思?唯有郁保四。


今天说一段“郁保四大战遇凯”。话说北大中文系文学专业85级,才子才女甚夥。郁保四虽号称第一,然与他人之距,不过毫厘,往往互有胜负也。有哈尔滨才子名遇凯者,官居文85班长,每每压郁保四一头。一日黄昏,文85班会落幕之际,遇凯当众诘保四曰:“郁兄自称我班第一才子,今吾有一问。夫鸡蛋乃鸡所下,鸭蛋乃鸭所下,然则咸鸭蛋,何者所下也?”郁保四乃沪滨小资出身,不晓农事,嚅嗫不能答。遇凯哂之曰:“咸鸭蛋之母尚且不知,有何颜面自称我班第一才子耶?吾今诲汝,铭记莫忘。夫咸鸭蛋者,乃咸鸭所下也。”郁保四疑之曰:“世上果有咸鸭耶?”遇凯以指戳其额曰:“汝真榆木疙瘩也!君不见副食店中,大书南京咸鸭乎?从今而后,须尊吾为第一才子,勿再为我班丢人也。”文85举班哗然。


保四沮丧,躄躄然踱往83级宿舍,投告于孔师兄庆东曰:“小弟今日,栽于遇凯之咸鸭,爵号已被褫夺,无颜见师兄师姐也。彼遇凯者,兄之同乡。哈尔滨之才俊,何其多也?”老孔悯之曰:“贤弟毋忧。君子乡而不党,吾白山黑水之风尚,皆以单打独斗、抑强扶弱为荣,且助败者不助胜者也。遇凯那厮欺汝上海人,实乃欺软怕硬,东北人之大忌也。吾赠汝一题,报仇雪恨必也。”保四喜曰:“吾兄速教我。”孔曰:“汝归问遇凯那厮,松花蛋者,何物所下也?那厮必不知,汝可复夺爵号也。”保四曰:“然则弟亦不知也。”老孔以指戳其额曰:“咦,汝真榆木疙瘩也!夫松花蛋者,松花鸭所下也。此鸭产于松花江,故名松花鸭。待彼不能答时,汝可大呼,羞哉遇凯!松花江边长大之学子,竟不知松花鸭,足见其不学无术之尤也。经此一战,85级之牛耳,非弟莫之执也。”郁保四转悲为喜,雀跃而去。孔庆东肩杠铃蹲马步,未满一炷香,忽闻85级喧嚷一片。待晚饭时,见文85众才俊簇拥郁保四,敲盆敲碗奔赴食堂,独不见班长遇凯也。


 


本期博客思考题:


 


1.     近来网民纷纷活用“被”字,源于何种社会现象?


2.     东北话里跟“冒烟咕咚”意思差不多的成语是什么?


3.     “松花江”跟“松花”有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