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接地气”,才能走进“春天里”

工作室动态之成员交流


 


        作文“接地气”,才能走进“春天里”       


 


宋如郊:作文教学有一个长期困扰基层课堂的问题:就是学生的作文大面积地存在立意偏狭、思路老套、事例陈旧、语言干瘪、缺乏新颖表达的状况。如何看待这一问题?在课堂教学中如何应对才可能有效解决它?请大家围绕这个话题,谈谈自己的认识和对策。


赵而庆:我认为当代中学生相对优越的家庭环境、学校环境和社会环境客观上造成了他们绝大部分人相当程度上脱离社会现实,脱离生活真实,脱离人生实际的生存现状。这种状态直接导致了他们的心理不成熟或伪成熟,心态和情绪跳跃性大,看待问题容易不全面、不辩证甚至不真实。反映在作文写作中就是学生腔严重,语言表达低幼化,思想观点平庸化或奇异化。所以,在课堂教学中一定要使学生的作文 “接地气”,建立起学生和社会的有效联结。


宋如郊赵而庆老师的分析切中肯綮,“接地气”这个说法贴切形象,请老师解释一下。


赵而庆:所谓作文“接地气”,就是要接地中之气,弘扬“文章和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的优良传统,从生活中来,到生活中去。作文是关注生活、热爱生活、享受生活的过程,而不是“故纸堆里寻旧货”,死读书,读死书,读书死的无效操练。


宋如郊:那么,如何让学生“接地气”呢?


赵而庆:最关键的是让学生先明白这个道理。上学期一次语文课上,我给埋头苦读的高三学生们放了一首歌,是一段视频——简陋的屋子、简单的设备、简约的着装(光膀子,足够简约),29岁的刘刚和44岁的王旭唱的《春天里》。当时这段视频刚火。我告诉学生,认为它述说了底层民众的困境和艰辛的误读也好,认为它反映的是中产展望自己风烛残年之际的“心灵依靠”与“精神归属”也好,这首歌都是“接地气”的,是为时代代言,所以能在今日中国引起如此广泛的共鸣。歌曲如此,作文亦然。作文“接地气”,才能走进“春天里”。


鲍旭亮:是应该让学生早一点明白这个道理。现实中,无论是高一高二的平时作文教学,还是高考应试训练,作文“不接地气”的情况是比较多的。用江苏省高考语文阅卷复查组成员薛明德老师的话说,现在许多考场作文,都是“假面舞会”,写议论文字,基础好一点的考生以华丽的辞藻、跳跃的思路挥洒着虚假的见识,基础差一点的考生东拼西凑,人云亦云地压榨着空洞的废话。写记叙文字,媚俗矫情的不少,抒写真情实感的不多。我举一个高三学生的例子:上学期第一次月考我班上一位同学写的作文(话题“距离”)结尾片段:


距离,是周敦颐笔下“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的感叹;


距离,是刘禹锡笔下“斯是陋室,惟吾德馨”的高洁;


距离,是摩诘笔下“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的一份恬淡;


距离,是清澈自己心灵的唯一途径。


我给这篇文章的评语是:这是一篇虚情假意的文章。文章主体部分在抄袭优秀文段(一段讲李白,一段讲陶渊明)的基础上,套写了“距离”的文句。结尾排比段貌似文采飞扬,实则空洞无物,不知所云。


莫毅:我们还应该认识到,作文“不接地气”的责任不全在学生。几年前有所谓的“文化作文”,宣称“以古典的方阵,闪烁的诗句,熟悉的名人,精致的文言,高扬着文化的大旗,直袭一个个话题,势如破竹,所向披靡,瞬间席卷神州大地”。实际上,作文的材料熟烂,比如总是选用历史文化名人,以屈原、陶渊明、苏轼为最多,结构模式化,比如三段名人事迹排比加开头和结尾,以及主题平面化,比如任何作文都用上述材料敷衍等,流毒甚广,完全背离了写作的正道。


宋如郊:是的,这样看问题全面、公正、客观。解决作文“接地气”的问题社会也要担起应负的责任。


赵而庆:这方面我们看到高考作文评价已经出现了的可喜变化。2008年上海高考唯一一篇70分满分作文《他们》描写作者对农民工子女的观察、关爱,字里行间流露出作者的社会责任感,获得所有阅卷老师的一致好评。2010年广东高考阅卷结束后,作文评卷组组长陈妙云教授说,高考作文评卷,老师们最怕遇到的就是生搬硬套古旧材料的文章。2010年广东高考标杆卷1号文是一篇议论文,在有不少缺点的情况下,获得了评卷场的高分,评语认为该文“展示和针砭当下的种种社会现象……态度和是非判断是鲜明的”。这与新课标的要求“异曲同工”:作文应引导学生关注现实,热爱生活,表达真情实感。社会评价是我们作文教学要注意引导学生“接地气”的一个重要的导向和依据。


宋如郊:我赞同大家的分析和论证。在课堂教学中怎样把“接地气”的观念和做法落实到学生的写作活动中呢?


鲍旭亮:我认为通过优化作文教学的环节可以达到落实的目的。以立意、选材、思维训练为重点,把“接地气”的要求贯穿始终,而不是以开头技巧、结尾技巧、结构技巧等技术层面的问题为重点分解单项训练。那样做是舍本逐末,是把作文课变成纯粹的技巧训练场,会失去作文的“源头活水”,使学生的作文空洞苍白,只剩下技巧。


莫毅:据我理解,立意“接地气”,就是要为学生作文表达真实的、个性化的个人见解和生命体验创造条件。教师在进行教学时,要认识到“立意”能力是最重要的写作能力之一,如果题目就是观点或者提示语中隐含观点,就剥夺了学生“自主立意”的权利,也违背了“立意自定”的提示。所以,作文命题请尽量出一些没有立意倾向性的“中性”题目,避免命题人观点入题,让学生的思维不受干扰,这就逼着学生在思考、评价他人观点的基础上,阐明自己的观点。老师也比较容易根据学生的观点创新程度和说理水平进行能力上的区分。


鲍旭亮:作文教学中选材“接地气”,我觉得中学生处在最有激情、最有血性、最无所畏惧的年龄,很多人却因为学业负担重等原因对世事不关注,对事理难以做出有价值的分析和判断,作文就只好“故纸堆里寻旧货”,写出来的文章自然成了无感而发的文字游戏,与现实有隔膜,更谈不上干预现实了。


赵而庆:问题的症结正在这里。选材“接地气”,就是要学生“和现实斑斓多彩的生活、日新月异的变化接近些、再接近些”(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语),我在课堂上也常说 “关注国家、民族生存和发展面临的重大问题” 的话。当然,也要注意作文选材不应该跟政治、经济、思想等方面的热点问题挂得太紧,否则,可能陷入主流话语的迷津,写出千篇一律的雷同化的文章。2008年高考,不少考生都将汶川地震写进了自己的作文中,但写的人太多了,很难写出新意,得分都不太高。感动中国人物近些年也已经被中高考考生用滥,严重磨损,建议谨慎使用。


莫毅:我补充一点,关于选材“接地气”,体现在记叙文写作中就是引导学生贴近自我,选择那些被心灵所同化了的、成为自己心灵的部分,以及一些最精彩的体验联系在一起的东西去作文,将抒情的重点放在自身的真情实感上来。同时,鼓励学生努力用自己的话表达,我手写我心,而不是借用流行的、权威的、现成的语言。只有这样——原汁原味、实话实说地写出自己生活感悟中的喜怒哀乐、酸甜苦辣,才能展现一个具有鲜活时代气息的本色真实、可亲可爱的学生形象。也只有这样才可能写出具体的过程之真、情感之真,写出健康的理性之真、思想之真,以情动人,以理服人。


宋如郊:说得好。


鲍旭亮:我想谈谈思维训练“接地气”的问题。我们都有这样的经验:如果有学生在最近一次的作文中将近期的社会新闻用做素材,那个学生往往是脑子活、能力强、性格开朗的孩子。思维训练不能失之空泛,要有载体,而时政新闻就是很好的思维训练的资源。学生常读报,特别是阅读大家都非常容易获得的《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等报刊杂志的时评栏目,随时了解重大新闻事件的来龙去脉,了解各方动态、观点、立场,是非常有助于学生形成和表达自己的看法、意见、观点甚至思想的。可以说,谁掌握了无限丰富动感的现实谁就拥有了让思维灵活、清晰、深刻、新颖的广阔舞台。


莫毅:思维训练“接地气”,还要为学生的思维训练创设真实情境。比如,解决学生拥有一定素材,在作文时却想不起来、用不上的问题,可以教师出作文题目,学生并不成文,而是围绕题目进行头脑风暴式的发散思维训练,尽可能多地联想可用素材,多多益善。这样的训练对激活学生已有素材、已有经验简便有效。


宋如郊:本次研讨,针对目前中学生作文写作中普遍存在的立意偏狭、思路老套、事例陈旧、语言干瘪、缺乏新颖表达的状况,大家进行了归因分析,找到了形成这一困局的基本原因,即中学生脱离现实生活,而教师教学中重视技术训练,轻视现实生活传导又助推了这一不良倾向的发展。在此基础上,提出课堂教学如何进行才能够解决学生作文“接地气”的问题,大家着重从立意、选材、思维训练的角度进行了探讨和交流,见解中肯,操作性强,也具有较强的启示意义。


需要补充说明的是,主张作文“接地气”,并不排斥诗性抒情,而是对失之于肤浅、俗滥,或矫情的抒情的一种矫正,也是对学生的一种信任,相信我们的高中生自有一腔热血、五色彩笔,“接地气”后,当能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走进作文的“春天里”。


 


(此文发表于《中学语文教学》2011年第4期)

推荐工作室成员精华文章:让文言文课堂兴趣盎然

 


    让文言文课堂兴趣盎然


 


莫毅


 


文言文教什么,如何教,怎样才能激发学生的阅读兴趣,一直是许多语老师头疼的问题。


    我认为,解决这个问题不能一刀切,文言文教学也要“因材施教”。只有了解学生,激发其学习兴趣,才能有效引领不同层级的学生找到适合的学习兴趣点和学习方式。特别是生源基础较弱的学校,其课堂教学核心更应放在有效激发学生学习文言文的兴趣上。


2009年开始,我尝试对古文课型进行梳理,实践总结了古文学习“三阶段六步骤”课堂教学模式。“三阶段”即知识巩固——文本探究——课外延伸。“六步骤”即诵古文——忆知识——探文本——梳精华——拓眼界——练技能。课堂环节的设计以“激趣”为指导思想贯穿始终。


试以《曹刿论战》为例做具体说明。


第一个教学步骤为“一鼓作气:诵古文”。这个环节我设计了接龙背诵、情境表演的方法来帮助学生加深记忆。让学生在游戏的情境中解决枯燥乏味的背诵问题,促使他们变被动为主动。学生乐意去背诵,对文本就会有初步的感知。


第二个教学步骤为“再接再厉:忆知识”。这个环节基本解决字音、字词和句子的翻译。我以“争当最优秀”的小组赛形式来激励学生落实基础知识。即:把学生分成若干组进行比赛,小组可向其他任何一组任意一个同学提问,最后算积分。分数高者为优胜组,优胜组进行加分累积,每单元评选一次“最优秀古文学习小组”。这使每一个小组,每一个(特别是基础较差)同学都不得不参与其中。在集体的互帮互助中,在自己的自我提升中,融入比赛元素,能更大限度激发学生学习兴趣,让我班里原来对学习最没兴趣的学生都开始热情高涨地学起了古文,基础知识也得到了较好的巩固。


第三个教学步骤为“勇往直前:探文本”。我要求各小组结合实例,从文本的结构、人物的鉴赏、战争胜败因素方面进行初步探究,由学生代表轮流汇报交流。此环节,必须课前对小组代表(主要是古文学习程度较高者)进行培训,使他们起到示范引领作用。代表从学生中来,能更好地激发学生探究的兴趣,比老师唱独角戏、满堂灌的效果要好很多。教师更可以倾听到来自学生的对文本不一样的理解。


第四个教学步骤为“精益求精:梳精华”。这个环节我指导学生开展了“论证方式、战争成败因素、个人成才论”等方面的探究。我辅助提供部分案例、图片、名句,并与学生交流一些精妙的观点,通过横向或纵向比较,帮助学生把文本中的重要问题进行清晰的梳理。学生各种感官都被调动起来,枯燥的探究也就变得趣味盎然。


第五个教学步骤为“锦上添花:拓眼界”。在课堂上,我把由《左传》延伸出来的经典民间故事“孟姜女哭倒长城”视频播放给学生欣赏,还与学生分享了马英九引用《左传》故事《郑伯克段于鄢》暗讽陈水扁,阐释“颖考项目”,象征两岸破冰的逸闻趣事。经典故事的活用,更把学生学习文言文的兴趣大大激发起来。


第六个教学步骤为“学以致用:练技能”。此环节重在训练。基础薄弱的学生侧重于字词句的理解与落实,中等层次的学生则鼓励他们阅读类似的文本触类旁通,尖子生则在前二者基础上,要求其能就古文中涉及的文化或思想做进一步探讨,并能提出自己的观点。通过对不同层次的学生课后活动的引导,使学生有效保持了对文本的兴趣。


歌德曾经说过:“哪里没有兴趣,哪里就没有记忆。”诚然,唯有兴趣,才能焕发记忆的活力。对于我们这类生源基础相对薄弱的学校,如若能使文言文课堂上兴趣盎然,学生学习激情才能焕发成奔涌的河流,流淌不息。我们有责任将“因材施教”这样的好方法发扬光大,在充分研究好本校学情的基础上,将“激趣”贯穿于每一个教学环节中,真正让学生受益。


                                                                


成员简介:


   


    莫毅,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蛇口学校语文教研组长,中学一级教师。曾参与“创新教育”“自然分材”“信息技术与学科整合”等市级以上重点课题研究。积极参加各级各类教学竞赛,在教学中形成“理性 幽默 激情”的课堂风格。致力于多维度培养学生语文素养的形成,指导学生参加各级别作文大赛获奖或在杂志上发表文学作品达50余人次。


 


教学感悟


 


再好的教学方法,如果脱离学情,就如同水中花,镜中月,虚无缥缈。教师只有因材施教,激发出学生学习的兴趣,才可能使学生真正从中受益。

推荐工作室成员精华文章:作文教学内容的立体建构

 


   作文教学内容的立体建构


鲍旭亮


 立体建构文章内容并不完全是一种写作技巧,而是一种组合文章内容立体推进文章层次的写作思想。第一个层次写什么,第二个层次写什么,第三个层次写什么,学生一定要有一个明确的写作指向,否则就会天马行空莫衷一是。如果能够引导学生学会推开作文内容层次,学生就会快速成文,迅速提高作文水平。


实际上,作文教学内容层次的推开是学生思维水平的问题。笔者在指导学生写开卷有益》这篇文章的过程中,许多学生很快从“有益”的层面上去进行写作,有一定写作基础与材料积累的学生写足600字就难继续往下面写作了,而要完成800字以上的文章往往只能画蛇添足东拼西凑,也就是说学生的思维层次与写作视野只局限于“有益”两个字,写作内容单一而狭窄。


其实,如果引导学生认真分析文题“开卷有益”,就会知道学生只抓住了四个字中的两个字“有益”,而放弃了“开卷”,实际上,仔细分析,“开卷”是有益的条件,只有开卷才能有益。结合当下的现实状况来看,整个社会急功近利,只重视物质利益而轻视精神品位的提升,整个学术界都流于浮躁与肤浅,甚至整个社会都“不开卷”了,即使阅读大多也只是孩子们津津乐道的《爆笑三国》《幽默水浒》《无厘头红楼梦》和《乱弹西游记》等时尚文化与文化快餐,但时尚文化与文化快餐却又是一柄双刃剑,倘若这些使孩子沉迷其中而又不能自拔的话,那么留在孩子心灵中的除了平庸浮躁,还能在孩子们心灵深处留下些什么呢?


如果考生能够在“开卷”这一层面上落笔的话,也就是说,把“开卷”作为第一层次的写作内容,写足250字应该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再谈“有益”这一文章内容,写足500应该是一个不难的事。再谈谈所开之“卷”的标准,写足200字也应该是在学生的能力范畴之内的事。如果学生把写作内容立体构建的思路想清楚了,就可轻而易举地写出了800字以上的文章。对于高考作文来说,阅卷教师既感觉到应考作文思路的清晰,又能够让阅卷教师感觉到考生思维的张力与严谨,这多出来的两层写作内容正是考生优秀于他人的地方,也许考生正是因为这一点,就可一花独秀,作文高出其他学生很多分。


其实,其他优秀散文作家的作品,也可窥见到写作内容的立体构建的规律:魏巍的散文作品《依依惜别的深情》,真正写作“惜别”的部分只有几百字,而大量的笔墨都用在“别前”,中国人民解放军如何对待朝鲜军民件件动人细小的事情,到写别离的时候,这种火山喷发的感情就真实自然而水到渠成。作为一个大作家真正写作“惜别”也只有几百字,对于中学生来写高中毕业“惜别”,如果能写足800字!笔者作了一个写作实验,也要求学生写毕业时的“惜别”之情,许多学生自然从“惜别”的场面写起,难以写足800字。因此,写作内容的选定,讲求文章的立体构建就非常重要了。


在记叙文与散文的写作过程中,学生会推开层次立体构建文章内容,就是要求考生在具体的写作过程中,根据考生确定的主题需要,对所选事情进行加工取舍,然后,按照事情的发展,有层次一段一个中心内容去写作,这样让你的文章脉络清晰,也可让阅卷教师很快把握文章的走向。


在议论文的写作过程中,更应该注重文章内容的立体构建,让学生有逻辑有条理地推开文章层次,这样才能够快速高效成文。议论文展开层次就是要在提炼出一个中心论点之后,从关键处入手,将中心论点分解为两三个分论点,也就是将文章内容化解成两三个写作内容。如“梅花香自苦寒来”可以分为解:苦可以激发进取心;苦可以培养坚强的意志;苦可以培养创造精神。如“面对困难”可以分解成:要承认困难,因为困难无处不在,无时不有;要不怕困难,因为困难像弹簧,你强它就弱;要分析研究困难,千方百计地战胜困难。如“学贵多问”可以分解成:多问可以相互参照,便于释疑;孤陋寡闻导致学业荒废,从正反两个方面构建写作内容推开作文层次。


 


成员简介:


鲍旭亮,深圳市第二高级中学校务办副主任,中学一级教师;曾屡次在省市教学大赛中获得重要奖项,发表论文多篇,参与省、市多项课题研究。


教学感悟:


让课堂成为学生喜欢的课堂,作为文化传承者的语文教师,才有勇气面对我们祖先创造出来的灿烂文化。

推荐工作室成员精华文章:意义的追问

 

    意义的追问


——文言文教学中情感态度价值观维度目标的实现


赵而庆


文言文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文明的写照,是古人的思想情感、道德评价、文化素养、生活积淀、审美情趣的集合体,是祖先为我们留下的宝贵文化遗产,蕴含着极为丰富的教育资源。


丰子凯先生曾做过这样的比喻,他把人格看作一只鼎。而支撑这只鼎的三足就是人的思想——真、情感——善、品德——美。这三者和谐的统一就是塑造完满健全的人格。文言文教学不能只限于字义词性、句法句式的学习,而忽视了它所承载的丰富的思想感情,要使得学生在学习过程中体会到文本的内在情趣,发挥文言文在情感态度价值观方面对学生的熏陶渐染作用,塑造完满健全的人格。


王纪人在《文艺学与语文教学》中将文学作品从外到里划分为“言”、 “象”、 “意”和“道”四个层面。笔者认为这一划分也适用于文言文,且简明扼要,对文言文教学有指导意义。“言”为第一层面,是文言文的语言符号形式,是学生在欣赏、分析一篇文言文时,首先必须注意的最外层的结构。“象”为第二层面,是艺术形象层,是文言文中由语言形式所组成的艺术形象。这一形象不是视觉形象,要由学生通过想象来进行主动创造。“意”为第三层面,是内在涵意层,是文言文中艺术形象所表示的含义,即一定的社会历史内容以及思想感情。“道”为最深层面,是象征意蕴层,是文言文中的形象或意象所含有的象征意味,它突破了作品形象的具体意义,成为一种超越形象意义的带有普遍性和永恒性的心理哲理内涵。


朱自清有言,经典训练的价值不在实用,而在文化。文言文教学应从语言开始,但不止于语言,否则就是买椟还珠,身入宝山却空手而回。而是根据学生情况分别设定“言”“象”“意”“道”四个层次的教学内容,并在学生学有余力的情况下努力追求后两个层次,披文入情,使学生得“意”悟“道”, 使文言文的学习真正对学生的“知”和“行”都产生影响,实现“知行合一”,实现情感态度价值观维度的目标。


笔者今年继续执教高三,在第一轮复习中,复习到《逍遥游》时,学生反映这篇课文高一高二时没有学过。《2010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广东卷)语文考试大纲的说明》中已经将《逍遥游》列为背诵篇目,显然这篇课文需要精讲。尽管课时很紧张,我仍然在疏通“言”、“象”两个层面的内容之后把重点放在了引导学生披文入情和得“意”悟“道”上。


这样做有两个原因。一方面,中国古代的知识分子,得意的时候便是儒家;失意的时候便是道家。庄子思想是帮助学生理解中国古代知识分子人生选择的一把钥匙。以苏轼为例,他在少年时代读了《庄子》后不禁发出这样的感叹:吾昔有见于中,口未能言。今见《庄子》,得吾心矣!可见苏轼的庄子情结。理解了《逍遥游》,就更容易理解《赤壁赋》,理解苏轼的其他作品,走近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的精神世界,善莫大焉。另一方面,庄子《逍遥游》中蕴含的“无待”、“无己思想对今日之国人特别是今天的学生也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在课堂上,我问学生: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逍遥游呢?有学生用庄子的“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来回答。也有学生用“无待”来回答。接下来师生讨论明确“有待”和“无待”的区别:“有待”就是指从意识上对于社会上的存在有所依赖;“无待”就是真正的超脱自我的自由,即从精神上超脱一切自然和社会的限制,泯灭物我的对立,忘记一切,直到忘记自己。接着有很多同学质疑这种“无待”和“逍遥”的意义和价值。的确,如果学生把“无待”、“无己”、“无功”和“无名”简单地看做是虚无主义、逃世主义或者消极颓废思想,这显然颠覆了之前师生关于《逍遥游》一文教学的所有努力。面对学生的质疑,我在黑板上写下了八个字:庄子思想,专在破执。也就是说,无待是不为物所役,不为事所困。学生豁然开朗。接下来的阐发顺理成章:今天的我们所面临的问题与两千年前并无实质不同,甚至更加严峻。现代社会人心躁动、物欲横流、道德滑坡,利益至上,现代人的生活是异化了的非人的生活。庄子的逍遥思想,虽然缺乏刚健进取的精神,缺乏干预现实的强烈冲动,不能直面社会、人生的矛盾;但从另一个侧面看,它能够引导人们在追求物质利益的过程中,避免为极端个人主义、享乐主义、拜金主义所奴役,避免人的本性的丧失,警惕人异化为非人。


有一种观点认为,文言文中所蕴含的思想意识、思维方式等“形而上”层面的东西与现代生活有极大不同,有些甚至完全相背,即使是文言文中所提到的典章文物、风俗习惯等“形而下”层面的东西也与现代生活越来越远,有些甚至在今天已不存在。因为文言文中的“形而上”和“形而下”这两个层面的东西都远离现在的中小学生的生活,所以中小学生对于文言文极难有正确而深刻的理解。无论从逻辑上还是从我的教学实践看,这种观点都是站不住脚的。语文教师在文言文的教学中应当进行“意义的追问”, 发挥文言文在情感态度价值观方面对学生的熏陶渐染作用,塑造完满健全的人格。


 


成员简介:


赵而庆,深圳中学语文教师,中教一级师,胜任初中高中语文教学。性情如自述联:愿终老是乡,壁上龙泉襟上酒;问忘忧何凭,指间五弦枕间书。


教学感悟:


在文言文教学中,教师应当努力让自己成为“理想的读者”,能够对文本进行“权威的解读”。

推荐工作室成员精华文章:从一堂听说训练课看香港语文教学特色

从一堂听说训练课看香港语文教学的特色


深圳北师大南山附中  王爱娣


由香港中国语文教学专业发展学会与香港教师中心联合主办的“新入职中文科教师支援计划”的同文异教活动,于2011121在香港汉华中学举行。虽然该学会只有五位委员,他们对待此项工作的认真务实踏实敬业的态度,为新入职教师谋求职业进步与发展的做法,非常令人敬佩与感动。汉华中学的李惠森老师为我们示范了中一年级的一堂听说训练课,教学目的之清晰,课堂气氛之轻松活跃,让我们感受到香港中国语文课堂教学与深圳乃至整个大陆语文教学的许多不同之处,让我们看到了香港中国语文课堂教学的一些特色。具体说来,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重视背景知识,让学生循序渐进地成长。


学生接受教育的过程,也是他们知识能力的提升、心灵智慧成长的过程。任何一堂课的教学都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与学生已有的知识能力、心理特征紧紧联系在一起,教学中,教师若能看清楚并且重视这一点,课堂教学便既不会脱离学生的实际,被人为地拔高,也不会盲目地使自己的教学显得低龄化。这一点,虽然我们的教育学心理学乃至课程论里都有涉及,但是大陆的语文教学理论却没有能够把这种理念从教育学心理学的层面上剥离出来,很好地应用于课堂,化为语文教师教学的实际操作,因为在很大程度上,我们不知道教学一篇课文到底应该向学生传授哪些具体知识,培养哪些方面的基本能力。新课程改革似乎羞于提及知识教学,害怕传授知识便是走回老路。因此,同样是小学四年级的语文教学,香港的四年级则可能相当于深圳的二年级层次;同样是初一年级的语文课程,如果用大陆初一年级的标准去要求香港中一年级的学生,他们便会觉得这是一个暂时还无法达到的高度。可是,这种情况就能说明深圳乃至大陆的语文教学水平一定比香港要高、程度要深吗?未必尽然。虽然香港学生在阅读与写作方面的水平可能会略微低于深圳,但是,香港的孩子活得很幸福,学得很快乐,他们作为人的综合素质却比深圳乃至大陆的学生要高。这也正是一些从英国留学回来的教师感到“英国孩子有童年”的真正原因,香港孩子也有着快乐的童年。孩子不仅仅是为学知识而进学校,相反却是为了更好地成长而接受教育。为此,结合学生的实际水平设计教学方案,让学生轻松快乐而又循序渐进地成长,便是此次观摩香港课堂教学给我的第一点启示。


李惠森老师的这堂课听说训练课,明确地告诉大家,学生已有的知识如下:


1、掌握记叙的要素及人物的肖像描写方法。


2、掌握说话时的声量、语速、语调和语气。


3、懂得厘清语意。


4、懂得重新排列故事情节。


本堂课便是在这样的知识背景下,训练学生的听说与表达能力,提高学生的语言实践能力。教师不是空谈说教,而是把知识化为一个个具体的行动,让学生在实践中慢慢地融会贯通。


第二,明确教学目的,让学生轻松快乐地学习。


明确教学目的,在我们的语文教学中早已是老生常谈的问题,几乎不会有人对此提出异议。然而,我们的一堂语文课虽然教学目的是明确的,一二三四五六七,分条列项,可是事实上,我们却不知不觉地让一堂语文课承载着较为繁重的任务,结果忙碌了一堂课,教学效果却未必令人满意。李惠森老师的这堂听说训练课,教学目的如下:


1、听出话题中的记叙要素。


2、清楚描述人物的外貌。


3、重组零碎的话题,厘清事件的脉络。


4、有效地筛选资料。


5、提升同侪间的沟通及协作能力。


 如何实现目标,把教学目的化为学生的学习实践,香港老师为我们做出了很好的示范。李老师的课在引导学生共同回顾所学的记叙文几大要素之后,为学生表演朗读一篇记叙文,文章内容是发生在香港小西湾即学校近的一个故事,教师朗读文章,学生按照要求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记下听到的要素,如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同时注意人物的外貌细节或事件的脉络。全班41位学生,分为十个小组,听完故事后,各小组代表上台领取学生材料。10个小组分为两类,完成两项任务:第1-5组学生着重关注人物的肖像描写,给通缉犯画肖像,然后小组代表上台给大家转述通缉犯的肖像特征;第6-10组学生着重理清事件的脉络,按照学习材料的要求,写出事件的原因、经过和结果,最后小组代表上台讲述他们所听到的事件过程。


由于学习任务的驱动,学生在聆听教师的朗读时便特别用心,一边聆听,一边记录,而在记录的过程中,记叙文的六要素便以具体事例这样一种生动直观的方式进入学生的大脑图画里,无须刻意去背诵,也难以忘记。老师这堂课的前三项教学目的便是在任务的驱动下顺利完成的,第4-5项教学则是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自然而然地达成了。


第三,培养时间观念,让课堂教学有节奏地进行。


 我们的一堂课教学时间一般是40-45分钟,而香港的一堂课只有35分钟,便于将繁难重大的教学目标进行切分,在规定时间里完成设定的教学任务。李惠森老师的这堂听说训练课大致分为五个环节:


1、课前朗读。5分钟


2、交待本次听说训练的目的,重温聆听事件时需要注意的重点。2分钟


3、教师朗读故事,学生聆听,并记录笔记。5分钟


4、学生进行分组讨论,完成教师设定的学习任务。8分钟


5、小组汇报及教师小结。15分钟


每一环节的教学时间基本上控制在规定时限内,尤其是第四环节学生分组讨论时,教师运用计时器,明确告诉他们开始时间,中途进行到5分钟的时候,及时提醒他们还剩下3分钟。时间一到,便立即进入下一环节的学习。课堂教学因为有了时间界限而有了节奏感,也培养了学生的时间观念,教师在时间的推移变换中推动着课堂教学的进程。


第四,把知识化为教学行为,在实践中培养学生的语文综合技能。


我们的课程标准也明确了语文教育的基本理念:“语文是实践性很强的课程,应着重培养学生的语文实践能力,而培养这种能力的主要途径也应是语文实践,不宜刻意追求语文知识的系统和完整。”课程标准对这一理念的概括是正确的,然而,新课程实施10年之后,除了语文综合性学习内容之外,我们的篇章教学很少体现出语文学科的“实践性”。而香港的语文教学为我们很好地演示了这一特点,将理念转化为教学行为,在实践操作中把知识逐步转化为技能,从袁国明、蔡凤诗老师的《陈情表》,到樊丽珊老师的《老王》(杨绛)和《一灯法师》(金庸),从冯伟山老师的《论语·侍坐章》,到李惠森老师的《故事一则:听说训练》,无不如此。像《陈情表》教学就不局限于对文言文字词的理解,而是把字词与孝道转化为口头交际能力的训练。《听说训练》也是这样,把记叙文的六要素用聆听故事的方式进行落实巩固,把知识用实践的方式植入到学生的内心深处。例如,听说训练时,一部分学生在根据自己记录的笔记给通缉犯画像的时候,他们会想到该人物的面部有哪些细节特征,眼睛是什么样子的,眉毛是浅是浓,鼻子是高是平,脸上的哪个部位有个黑痣,等等。另一部分学生在理清事件的脉络时,要考虑这件事情的起因和经过,还要考虑结果怎么样。不管是给人物画像,还是梳理事件脉络,最终都要求学生把自己聆听到的结果,用简洁的语言重新组织之后,再描述出来。学生们正是在这样的实践过程中享受着语文学习的快乐,他们的综合技能逐步获得提升。 


第五,重视听说能力训练,是通达语文素养的必经之路。


我们的课程标准也明确指出,识字写字能力、阅读能力、写作能力、口语交际能力是语文素养的重要能力指标。如何进行有效的口语交际训练,首先要学会聆听,抓住对方谈话的重点,然后才能恰当而有效地进行交流。可是,我们的语文教学向来缺少听说训练,很多人认为汉语文是母语,母语交流随处存在,不必专门训练。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香港语文课程的听说训练,并不是简单平庸的说话,而是预设了教学目的和任务的听说训练,在听说训练过程中,落实语文知识,训练语言表达技能。香港语文课程对听说训练的重视,不仅是在课堂教学中进行着,而且在考试评价中进一步得到落实巩固的。例如,2010年香港中学文凭考试大纲规定中国语文课程试卷结构即公开评核,包括公开考试和校本评核两部分,概述如下:



从上面的表格可以清楚地看出,聆听能力和说话能力在香港中学文凭考试中共占24%的比重,略高于阅读能力或者写作能力的比重。可见香港中国语文课程对听说能力的重视。不可否认,听说能力训练是培养口语交际能力的重要途径,也是提高学生语文素养的必经之路。


第六,难能可贵的课前朗读,培养香港学生的汉文化归属感。


 香港是国际大都会,也是中西文化的交汇点,长达百年的英殖统治,加上广东方言的根深蒂固,香港社会的语言结构之复杂便可想而知,采用哪种教学语言便成为家长和社会共同关注的问题,即使是教学语言微调(20091月),也会在香港社会引起轩然大波。三语两文是香港的语言政策,英语、粤语和汉语语言,英文和汉字书写,都将成为香港语文课堂的交际语言和书写符号。香港回归已十四个年头,要想像大陆这样实现用一种语言——普通话进行教学,是不可能的事情,也没有必要一定如此。而要在香港的校园里,课堂上,培养学生的“汉”归属感,用普通话朗读汉语文经典篇章,只有汉华中学能够做得到,非常难能可贵。汉华中学校长关先生介绍说,该校在通识课、中国语文课、中国历史课上向学生大量普及传承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利用第二课堂,带领学生到内地进行考察实践的机会,让学生认同自己的民族身份。目前该校学生最远的地方已经去过西安,了解大唐时代的文明,去过江西井冈山,踏上红色之旅,去过广西,了解壮族的生活方式和习俗,等等。


汉华学校的中小学语文课堂里回荡着琅琅的读书声,每堂课之前的五分钟,用普通话朗读汉语经典篇章,让学生在文字里体验祖国语言文化的魅力。例如,李惠森老师的听说训练课之前,在课代表的引导下,用普通话朗读了五分钟的课文,它们是《卖油翁》、《木兰诗》和《背影》的片段。这些在我们看来极其平常的举动,在香港这个特殊的语言社会里却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件事,不能不说是香港语文教学的一大特色。


常言道,一滴水可以折射太阳的光辉,而一节常态中的香港语文课便能折射出香港语文教学的某些特点。通过观摩香港语文教师的教学课例,促使我们去反观自己的语文教学,反思我们在新课程改革中没有坚守住的那些学科理念,却又没能创造出新的教学方法,没能找到达成目标的新途径,最终找回那些在新课程改革中丢失掉的有价值的东西。


最后,非常感谢香港中国语文教学专业发展学会的几位同仁共同创意并举办的这次有意义的活动,此次活动为香港教师,也为大陆同行,提供了极为宝贵的职业发展的机会。


《师道》(情智版)2011年第3